空壳。治疗期。
写的文都是因为有想说清的想法,所以可能不好吃,自娱自乐自恋,但有时候也中二玩梗。
期待评论胜过期待红心。感谢认真读的和有共鸣的伙伴🙏。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喜欢他们,安安静静地写。
 

【顾罗】『男人帮』脑洞整理-全干货

【来自一年后:本文be路线已完结,全文总览及下载请戳,吃着香的别忘了说句话,谢谢啦~】


终于把我这个大脑洞整理出来了,后面还差一小半,因为具体的收尾还没来得及多想,前面差不多就这样定了。我先把主要的剧情点都标上,大致捋出一条主线来。

故事大概就是双暗恋,但顾小白不肯对自己承认,罗书全就一直对自己坦诚些,所以主线就是顾从抗拒到承认的心理变化过程。

目前只写了个开头啊,慢慢写吧,先把梗概放出来,虽然以后应该不会百分之百照着来。全是干货啊,别扫描式阅读,脑补空间很足。

戳到的求互动啊!!!!

居然在中间落了一段,乐乎给我抽掉了…………到现在才发现……………………

——————————标号代表章节—————————


  1. 顾小白想接同性剧本,希望罗书全配合他体验同性心理和生活。他不知道怎么开口,打算先试探罗书全想法,结果罗书全当真,坦露心意,小白骑虎难下,先顺了罗书全,后投向左永邦寻求帮助。

  2. 左永邦问他的想法,顾坚称自己是直的,左不置可否,先把问题放下。左给他支招,说原则就是一定要保证不能让他发现你骗他,不能发现是为了写剧本。宁可写完以后再分手,那也算是正儿八经的合理过程,分完照样做朋友。顾同意。但左最后说其实他还是觉得顾小白目的不纯,醉翁之意不在酒。

  3. 顾罗就在一起了,顾小白有点失望,因为好像生活没什么改变,他们之间本就已经够亲密了,只是关系性质的变化确实让很多事都有了不同的意义。他试着去体会这种心理上的微妙差异,好能深度挖掘他的剧本。(轻松日常)

  4. 顾小白察觉罗书全好像有些思想负担,举止怪异,顾向他表态,说自己是不会把他当成女的的。结果罗书全反而不安地告诉他他有点把顾当成女的了,觉得他俩是4/6开。两人就谁攻谁受一事起了争执。先是辩论,后来就互攻(搂肩、摸头、喂饭、街上走路靠谁外面走,谁给谁开车门等等都要抢着来),左永邦见了,对这俩人的智商表示很无语,他损他俩说,0和1的决定条件说到底还是谁上谁下的问题,不谈体位的话那也是个“谁主外谁主内”的问题。晚上回去以后他俩互相琢磨,头一次同床共枕,结果还是没发生什么,最后是顾小白搂着罗书全睡的。(“我家受居然以为自己是攻天啦噜!!”)

    左还悄悄嘲笑顾小白,说他没听过“当局者迷”,新话叫“恋爱中的人智商等于零”,顾小白不爱听。

  5. 两个人稳步发展,顾越来越自然,渐渐忘了跟罗在一起的初衷仅仅是为了写剧本。罗给他修电脑,装打印机,给他泡咖啡、做饭、擦地,照顾他的饮食起居,顾小白也常去学校接他下课,陪他去买菜,他们也越来越觉得搂在一起睡觉比分开睡舒服。

    剧本进行得很顺利,得到赞许,制片人问他为什么会写得这么好,这么真实合理,问他是不是有过这样的经历,他矢口否认,称自己有“一个朋友”。他跟造型师去看新角色定妆的时候遇上了隔壁剧组的莫小闵,小闵向他示好,他暗示拒绝。

    回到家里,一开门就是饭菜香,罗书全系着围裙在厨房忙得转圈,他凑上去,从后面圈住他,手摸着他的小肚子和腰上的一圈软肉。罗书全眼睛不离锅,但还是扭头亲了他一下,他心里想着今天对制片人否认的事,仍然觉得很愧疚。

  6. 打印机总是崩坏,有一次顾小白带着打了一半的剧本去片场,特意先关了文件并隐藏,然后才叫罗书全帮他修修打印机。顾回来后不见罗书全,也没有饭菜。他给罗打电话,是左永邦接的,说罗在他那儿,晚一点给他送回来。顾觉得很奇怪,问他怎么了?左说罗找他哭诉,说想起过去跟那些个女朋友的憋屈事儿,怀疑与自我怀疑、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心路历程,就是感慨下过去的不容易。顾听着还挺可信,但还是问左:是不是他发现我了?左说没有。顾放心。

    过了两个小时,左永邦来电话叫他下楼接人。罗彻底醉了,顾把他背进楼里又搀进屋里。他把他放到沙发上,给他倒水给他擦脸。罗书全认出是他,一撇嘴就哭了起来,顾慌忙问他怎么了,罗什么也不说,就是哭,拉着他的衣服不让走。顾把他抱住安抚,可无论怎么问罗书全都是一个字也不说,顶多就是哭得太伤心的时候喊他的名字,在他怀里哭得直哆嗦。顾也心疼得直哆嗦,不知如何是好,没法儿对症下药。

    顾看着电脑和打印机,想着里面隐藏的那份剧本,心想绝对不能让他发现,他实在受不了让他这样伤心,他只希望这份工作尽快结束,他好安安稳稳地跟罗在一起,再也不用提心吊胆。




全文链接
 
 
 
评论(9)
 
 
热度(25)
 
上一篇
下一篇
© chan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