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壳。治疗期。
写的文都是因为有想说清的想法,所以可能不好吃,自娱自乐自恋,但有时候也中二玩梗。
期待评论胜过期待红心。感谢认真读的和有共鸣的伙伴🙏。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喜欢他们,安安静静地写。
 

【雷磊】失明梗接文(1)——钱斯Chance

第二棒 @迟棠 

第三棒 @Louise 


来玩接文吧!我开个头,谁想接就在评论里说一声吧,长短都行啊,一起来暖圈。

字数不限,视角不限,甜虐不限,反正只要不ooc,怎样都好。

纯粹玩梗,不要较真。希望所有人都健康平安。

我就是今天看《屏住呼吸(Don’t Breathe)》,里面的boss是个盲人,突然就觉得短暂的失明体验还挺带感。查了一下,貌似都是急重症,很难完全康复。所以我还是不管病因了,就简单的玩玩梗,有想到好的解释的大家再补充吧。

祝雷磊都健康平安。

另外,哈哈哈哈哈哈挖坑不用自己填的感觉真爽啊。

 

——————————

孙红雷

 

茶楼隔间?这不是我们常去的见面地点。不过吃饭也没什么意思,喝茶聊天倒也清净。服务员在楼梯口等我,把我引进去,应该是他交代过的。

我推开门,他正在茶桌旁喝茶,听到我进来,他转过头亲切地笑笑,慢慢放下了杯子。

“来了?坐吧。”

我在他对面坐下。

“真是难得咱俩都有时间在家,出来说说话。”他没有给我倒茶。

“挺好,这地方还挺僻静。”我提起壶想给他添点茶,他却把杯子拿起来端在手里,还好我及时止住才没有倒洒。我有点尴尬,给自己斟了一杯。

他看也不看我,仍微笑着说什么这家的茶好,在哪哪有自己的茶园,我开始考虑到底是什么惹着他了,是不是谁在他面前造我的谣。

“关键是在这儿说话比较方便,不用担心。”

“说吧,什么事儿啊?”

他笑了:“你能不能别这么了解我。你就不能让我演一会。”

“切,你在我面前哪有什么演技。”

他放下杯子,“红雷……”我握住他的手抢道:“先说,我最近可老老实实的,什么坏事儿也没干,也没欺负人。”

“不是你。”他反过来将我的手握住,轻抚着,他在措辞。他一双大眼睛空洞地望着空气,样子让我很担忧。

“其实也没什么,肯定过两天就好了,但我又必须得有人帮忙。我助理忙不过来,我最信任的就是你了。”

“你说,什么忙我肯定帮你。”

“我谁也没告诉,”他目光低垂,像在背腹稿,语气平淡地说,“跟家里也没说,所有人里,只有我助理知道。所以你也别告诉别人。”

“好。你要是再不说我就要让你吓死了。”我凶狠地压低声音问他:“你杀人了?”

“哈哈哈!……”

“然后不知道上哪儿抛尸,觉得我比较有经验是吗?”

“我啊,其实也没什么,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他总算放松了点,摆弄起我的手指。“就是这几天有点看不清东西。”

嗨,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你老花眼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老了嘛,这是肯定的。怎么了,严重了?”

“嗯。我觉得可能是发炎了,看东西特别模糊,剧本根本看不了。上了两天药也不见效。我让助理去把这两天的工作都停了,他正忙活呢,你待会儿能不能陪我去医院看看?我怕跟家里说她们瞎担心。”

万一媒体知道影响也很不好,难怪他这么小心。“好。那现在就去,这眼睛这事儿可不能耽误。”我起身要走,他却没跟上来,站在那似在思索。

“怎么了?”我走回去。

“那什么,你扶着我点。”他伸出手,却不是伸向我,我吓得眼前一阵发黑,心里一团黑暗翻涌上来。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问他:

“磊磊,你看着我。”

他抬起头,微微仰脸,看着我,可是眼睛却始终难以对焦。

“你这样几天了?”

“……没几天。”

“这是几?”

他笑了:“你别逗了。”

“这是几,黄磊。”

“你可真是……”他伸手到眼前划拉,想把我的手拍开,然而我根本没有伸手。

“我cnmd黄磊……”怒火腾一下烧起来,我甩开他转身就往门口走,tmd好几天看不见了,到这种程度了才想起来告诉我带他到医院看看。还装平静,装个p啊,他是不知道这事儿多严重吗。

我把门拉开,想出去消消气再回来,却听到他在叫我。

“红雷……红雷?”

我一转头,他正在原地磨蹭着,一寸一寸往前探着步子,双手慢慢摸索,双眼徒劳地大睁着。见我不回应他,他这才慌了,伸直手臂迈开步子,不管不顾地四下探寻。

“红雷?红雷……红雷你别……红雷……”我从没见过他这样手足无措,大眼睛里满是无辜无助,一声声唤得我心口一阵阵收紧。

我忙关上门,接住他的手,他眼睛一亮,又立马红了眼圈。我把他拉到怀里死死抱住,等他从颤抖中平静下来。他也紧抱着我,脸埋在我肩头。

“你别这样。”他说,没有卸去手臂的力量。

“我错了磊磊,对不起,对不起啊。”我我轻拍他的脑后颈背安抚他。他听出了我声音里的哽咽,仰起身子,手掌抚上我的脸,轻轻地试探着去摸我的眼睛,指尖拂去眼角的湿润。

“别这样。”他又笑了。“过两天就好了。”

“你有什么事儿能不能一开始就跟我说?能不能不藏着?”

他不说话。

算了,他有时候就这么轴,我也一样,也不好意思说他。

“走吧,我带你去医院。”

我拿起我们的东西,扶着他往外走。他戴上墨镜,攀着我的胳膊跟我说:“有人问的话就说我腿摔着了,我已经联系好大夫了,咱们直接过去。”

又是尽在掌握的样子,明明都已经只能依附于我。我想着他刚才的样子,幻想世界模糊一片会是怎样。

“下楼了,磊磊你扶住我啊,慢点。”我带着他,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往下走,他半倚在我怀里,起步落脚全听我的指挥,他尽管紧张,对我却是绝对的信任。

“对不起啊磊磊,刚才。我不会再那样了。”我在他专心找下一个台阶的时候亲了亲他的头顶。

他抬起头,嘟起嘴,我把脸颊凑上去美美地领了一枚轻吻。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打了一大圈电话,把这几天的工作也都推掉了,说家里人生了重病。这几天我要好好地照顾他,再也不想看到他那样无助的表情了。

 

——————————

所以就是失明梗啦,想到磊磊这样精明又演技好又好强的性格要是被迫弱势了会很有反差,给雷雷一个养萌磊的机会。而且后面的剧情很开放啊,可甜可虐,还可以开车(这才是关键)。拜托大家来接吧,又想看又不想自己写的我,就只能挖个坑大家填了。

话说这也是第一次玩梗,之前总是以特别较真的态度来写同人,什么au啊私设啊之类的都吃不下也产不出,现在没那么绝对了,写的话都是对什么有感就写什么。好想看到不同人写的同一个故事,好期待各位的续。

关于ooc,我总觉得把握不好真人,所以一直不敢写,这篇也不算很好吧,但也有所长进了,然后文笔也就一般般。慢慢来吧,真人比角色难懂多了。


全文链接
 
 
 
评论(31)
 
 
热度(47)
 
上一篇
下一篇
© chan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