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壳。治疗期。
写的文都是因为有想说清的想法,所以可能不好吃,自娱自乐自恋,但有时候也中二玩梗。
期待评论胜过期待红心。感谢认真读的和有共鸣的伙伴🙏。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喜欢他们,安安静静地写。
 

【雷磊】想从前我俩分手(小段子两则)

这是更不出长篇又憋不住的很随便的两个小段子。
第一篇是讲孙红雷在拍 好先生 的时候。结尾一句话也许红兴(?)洁癖当心。
第二篇前两天在群里发过,也放到这,免得弄丢了,也凑上一篇。

想从前我俩分手


(1)

时间是16年初。 黄磊拿起电话,又放下。 他看到书架上的《田沁鑫的四世同堂》,想到一起排话剧的日子,想到一起东奔西走,昼同行,夜同寝,以及夜市的小吃和搜罗的各种纪念品。想到念过的台词,牵过的手,台下的拥抱。想到散了戏大半夜出去散步,去喝酒聊天,一起多留下一天去游山玩水。巡演搞得就像度蜜月。


 他低下头,又看看手机,没有碰它。他把眼镜摘下来,想起身去倒杯茶,却又坐回来。这是他拍《男人帮》的时候戴的那副,有点旧了,镜腿略微走形。他想起那时候他们俩讨论,黄磊一个远视眼该怎么演近视。他想起汪俊让他去配一个圆眼镜,他回来时候孙红雷的反应,他想起在那之后他给他的第一个吻。在额头,隔着刘海。第二个在脸颊,在黄浦江边。他想起冷风中他嘴唇的温度。 


手边的钢笔是他送的,上面还刻了字,他记得那只秀气的笔被他握在手里的那种违和,记得他木讷又害羞的憨傻样子,四十多岁的老爷们了,却像个给女同学递情书的高中生。


 抽屉里有他们传过的信,孙红雷配合他这既怀旧又新鲜的玩法,送了他一些杂文随想,写了也抄了些可爱的小诗。下面一层放着黄磊近几年的日记,里面不知有多少篇讲到他,其中有几篇还真的给他看过。再下面一层,放着《男人帮》的剧本、原著和相关的手稿。


 桌上摆着他们的合影;旁边那个摇椅他曾经躺在上面睡着了,把手里的《木心诗选》掉在了地上;他曾经趴在这张小床上静静地看黄磊工作,目不转睛;他曾经按照黄小厨的指示炖好了甜汤端进来孝敬他;也曾经被气急的黄老师连同被子一起扔出主卧,在这里睡了一宿。 


这里还只是书房。客厅里还有他搬来的花,酒柜里常备着他爱喝的酒,餐桌上有无数个灯光暧昧的晚餐,卧室里更有无限的温情与浪漫。 


他拿起手机,解锁后就是跟他的微信小窗。“恭喜杀青啊红雷!天冷,注意身体。”目送这几个字发送过去。 


等了许久,没有回信。 


退到聊天列表,极挑群里艺兴正在跟兄弟们展示意大利的风景。 他又把电话放下。起身熄了灯,走出书房。 


都这么久了,我记得又怎么样呢?他也记得,那又怎么样。 


夜里一切都很安静,主卧的灯很久都没有熄灭。


(2)

“我走了,红雷。”

我听到他这么说。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一直到鞋离开脚垫,手离开把手,他离开我。

他说爱一个人,可以不说出来,只要给他做顿饭菜。我不会做菜,只会吃他的。桌上的四菜一汤冒着热气,渐渐冷去。
菜终究是会冷的,一直晾着,就只能冷掉。梦,也只能醒来。人,总会分开。

舍不得又能怎样,红亮的扣肉、白嫩的蒸鱼、黄灿的蟹粉,最后都是尘土。我能保留的,就只是那一缕气息。永远偷偷地藏在心里。
他走了,在厨房里扎着围裙静静地做了一个多小时,把我们的最后一顿饭摆上桌,就走了。
分手的礼物,仍然是表白。
这也就是善始善终吧。
好吧,那我开动了。
鲫鱼汤汤色奶白、香气扑鼻、滋味鲜美。
今天是冬至,很冷。我想象着下一期节目里他会讲一个怎样的故事。



——————————
第一篇不算红兴吧,我是不喜欢红兴。
长篇周末写写。

全文链接
 
 
 
评论(10)
 
 
热度(19)
 
上一篇
下一篇
© chan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