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壳。治疗期。
写的文都是因为有想说清的想法,所以可能不好吃,自娱自乐自恋,但有时候也中二玩梗。
期待评论胜过期待红心。感谢认真读的和有共鸣的伙伴🙏。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喜欢他们,安安静静地写。
 

【磊雷磊】我说今晚月光那么美,你说是的

短。无差。但我站雷磊!
我说今晚月光那么美,意思是我爱你,你说是的,意思是我也爱你。
我说我想吃你包的饺子,意思是我想你了,你说好,回去做给你吃,意思是我也想念你。

有点算是写我的cp观,就是怎样看待yy和现实的矛盾,怎样解释两人的感情。所以可能会与别人的有冲突,请谨慎下拉。如有不适,请不要告诉我。

——————————
时间是2016年12月4日。

今天也没有什么事,孙红雷回了趟哈尔滨老家。拜见过老人亲友,他开车到乡下,漫无目的地走。


从镇里通往乡里的公路笔直,越是离村子近的道路就越狭窄,只有两排车道,余出个会车的空。夹道是高耸的树,哪怕是入冬叶子落尽了,也枝枝相交,将路面笼罩住,而路两旁的田野则毫无遮挡,粮食都打净了,连秸秆也收拾起来垛着,作为一年的火源。地里只剩下行列齐整的寸长的苞米杆,在厚重的积雪下冒着头,淡黄色,露出平整锋利的切口。


路面上雪压成了冰,孙红雷慢速行驶,十几米高的树排着队从眼角掠过,周围的景象却一直没什么变化。他拐下岔路,在田边空地上停下了车。


一开车门,立马让冷风灌满胸膛,深吸几口,又觉得其实没有风,只是空气太冷,脸上有些刺痛。他往地里走,也不知这是谁家的地,脚印在身后踏乱了平整无暇的雪原。


快过年了,他想。今天看着老一辈儿的人,拉着手说说话,又见了许多老朋友,哄着孩子们玩了会儿,真觉得像是过年团圆一样。大地里若有似无的风,也吹来遥远又真实的气息。


他想起来自己说过有一天要跟他一起过年,黄磊只是笑笑说好。他们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们早就失去了一起过任何节日的权利,除了植树节。不过没关系。就像什么“脚下便是灵山”“天天都是情人节”那种话,相爱的人可以拥有一切。


他在田埂上找了个高地坐下。眼望到尽头是一对坟包,单薄的墓碑灰白,立在莹白的雪中,上面挂着红的黄的白的纸花在风中翻飞。我家也该扫墓了,他盯着那唯一的颜色想,哪天把黄磊拉过来,给我爸妈磕个头,拜个年,蹲在坟头唠两句。黄磊长得俊,又会说话,一直很讨父亲喜欢。


父亲在世的时候他坚持不婚,没敢跟他交代他与黄磊的感情和打算,可为了偿父亲的心愿,最后到底还是妥协。结果对谁都是遗憾。父亲没有看到他戴上戒指,黄磊却送他走进教堂。
他深陷在对三个人的愧疚中不能自拔,还是黄磊把他捞出来。


“你真是贪得无厌啊你个大傻子。这是福气你看不出来吗?”


他眨眼让酒气散开,好看清这大眼睛里到底有没有一样的疼痛。


“你、我,都是福气。是,我是结婚了,我有孩子,我爱她们。那你很介意吗?我也爱你,这又冲突吗?你为我不娶,我感激,你为叔叔又娶妻,我也很感动,而且我知道她对你用心很深,你也对她有感情,我知道,没关系红雷。”


“怎么就没关系了……”孙红雷委屈得想哭,他先与王骏迪相恋而后移情,是为不忠;欺瞒父亲反抗不娶,是为不孝;背弃誓约与她结婚,却还对黄磊念念不忘,对这二人又是不忠;心里不甘,一直拖着没有操办,让老人家抱憾而终,对父亲又是不孝。可到底怎样才能万全?
“没关系呀红雷!”黄磊握住他的肩膀让他坐直看着他,“我先有了家庭,你认吧,你也要有家庭,我也得认。我们认识得晚,你和她早,我接受。但是这不是谁的错你明白吗?这不是背叛。我也没有背叛。”


“放屁……”


“你听我说,我就明白告诉你,我爱孙莉,还有我们的孩子。”孙红雷骂骂咧咧地推开他,被黄磊大力拽住,“你听着!我也爱你。我不管是作为什么,惺惺相惜也好高山流水也好,反正不一样,既然说不清是朋友还是别的什么,又何必给它归类。我不觉得想着你的时候心里有愧。你也别这样,我们不是偷偷摸摸通奸的狗男女。”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你让我想想……”孙红雷垂首扶额,从酒劲里努力缓过来。黄磊笑了出来,伸手摸摸他的后颈,轻叹:“大傻子。”


“干嘛那么辛苦呢,简简单单的就好了啊。”黄磊一只手把他搂住,“你对我们,都对得起。我知道你。”


孙红雷仍闷着头,眼睛模糊了,用力握住了黄磊的另一只手。他靠向他怀里,黄磊的额发蹭着他的耳际。


“磊磊啊……”他对着雪原喃喃,也不自觉泛起微笑。


我的磊磊真好。要带他去走亲访友,去村里小时候住的老房子看看,给他讲小时候放羊赶鸭子,讲逃学捕鸟,带他去村东头的河沟子,村南头的小山包。还要吃他做的年夜饭。他想起以前黄磊给他包的饺子,大油大肉的纯牛肉馅饺子,洁白劲道的面皮包裹着紧实多汁的肉蛋儿,一咬破面皮,肉香就顺着里面滚烫的汤汁盈满了口腔。


天快黑了,从天上到雪地都蒙在一层阴蓝阴灰之下,这是农村晚饭的时间。空气中有秸秆燃烧的烟尘味,剩下的无法描述,就是冬天的气息,是干冷的味道。


他用脚划散旁边的雪,雪壳下是松散的冰凌。他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黄磊接起了电话。
“喂?”
“磊磊你干嘛呢?”
“我刚吃完饭,走场呢,过两天就回北京了。”
“那好啊,我也过两天回去。”
“你干嘛呢?怎么闲得打电话了?”
“没干嘛,回哈尔滨了。我想吃你包的饺子了。”说起饺子来孙红雷笑得眯起眼睛。
“哈哈好,7号是大雪啊,是该吃肉了,回去给你包。”
没再说过几句就挂了电话。孙红雷在田埂上又坐了会儿,天光实在暗得快,他站起来拍拍雪,起车走了。


那边黄磊戴上话筒走上台,广州的冬天正是温暖如春。


——————————

因为我比较喜欢现实的故事,所以也考虑很多。本来只想随便写个段子,结果查新闻的时候顺手读了篇讲孙红雷为了圆父亲的愿决定结婚的文章,就顺便把我对雷磊关系的看法写出来了。我认为这不算对任何人的背叛。爱是不同的,他们都是真诚的。

然后,我写的文一般都是我有啥想法想搞明白,所以可能不算正经的同人文吧,可能不那么好吃(?),自娱自乐自恋的同时要是也能娱乐他人,那就是喜上加喜了🙏。

这篇是练笔,这几天特别想写雪,但不是这样,东北田野里的大片积雪,本来是想写北京阴霾天静静飘落的小雪。结果弄成了这。

全文链接
 
 
 
评论(8)
 
 
热度(21)
 
上一篇
下一篇
© chan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