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壳。治疗期。
写的文都是因为有想说清的想法,所以可能不好吃,自娱自乐自恋,但有时候也中二玩梗。
期待评论胜过期待红心。感谢认真读的和有共鸣的伙伴🙏。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喜欢他们,安安静静地写。
 

【雷磊/渤磊】黄磊的猜想(一)

2018.5.2回来重启这篇文,从现在开始要认真写这个故事了。前面两篇也会重新编排。

1.不会写成正式文,详略随意。

2.感兴趣的欢迎拿走扩写。

3.纯玩梗,胡乱写写故事,文笔已弃。梗是我借的,情节是我凑的,但框架是我建的,剧情也是我跟随人设改编的。一共借用了三个故事。

4.有路人,不需要过多脑补,他就是路人而已。

 

————下面这段都是在说梗源,可跳过————

第一,《雪花飘落的瞬间》,作者秋ゃ回忆,一篇足球同人,将近十年前看的了。孙红雷和黄磊的关系是套用了里面特里和兰帕德的关系,我的本命cp。

第二,《信任》,作者 @我想我是海,一颗胖大海 ,三个人的身份和纠葛是借用的这一篇文(但有改编)。这篇文中说渤磊是穷苦兄弟,渤受伤了,磊向孙红雷讨药,孙红雷留下他作为交换,把黄渤赶走了。黄磊饱受欺凌,后来渤做大做强把黄磊接走了。

第三,《李米的猜想》。这个才是重头。这个就不多说了,看过的肯定都能看出来哪里是用到了电影里的桥段,主线整个挪过来,具体的台词也有,因为有的地方真的很感动,前两天刚看完,虐惨了。顺便推荐。

当然,没看过这几个故事也不影响阅读本文,但看过电影的肯定读起来更有不同的乐趣。

————我总算磨叽完了————


“来,”乘客还没反应过来,一张照片已经塞到了手里,“见过这个人吗?”

照片上是一个男人,小眼睛,瘪嘴,不认识。

“没有……”

“你再看看。”黄磊看也不看他一眼,这句话早就在口中排队等着了。

“真没见过。没印象。”

“那你知道,那地方在哪儿吗?照片里那地方。”

乘客又仔细看了看,那人坐在路边,叼着一支烟,那马路牙子和他身后的墙与各处的马路牙子和墙并没有半点区别。

“这上哪儿知道去啊。”

黄磊翻了个白眼,打个转向,背稿子一样流利地给他讲:“你看最边上,有棵树,那是杨树。有哪条街是种杨树的?再看右下角的时间,那天是周六,上午十点二十四,但看他的神情,周围应该是没什么人,那就是说不是在闹市。路和墙都有年头了。这样说,你想起什么没有?”

乘客听得呆愣,大概开始担心这个疯子会不会突然飙车同归于尽。黄磊从后视镜里看到他的蠢样,撇下嘴角摇了摇头。

“你去哪儿来着?”

“啊?我,啊,我去丽香家园。”

“去香坊*啊。好,正好我也要去。你住那儿?那你应该见过他啊。我还有他在香坊的照片,你把椅背后面那个本子给我。”(*香坊是哈尔滨的一个区。)

乘客看到了他说的那个本子,那可是个大本子,一寸厚。其实本来是一厘米厚的,往里面插了很多散页给塞成了一寸。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他拿着书脊,就有几页没插严实的纸张露出了头。乘客怕弄坏了这家伙指不定干出什么事儿来,赶紧拾掇,翻开本子把纸好好地夹回去。

翻开本子以后鸡皮疙瘩起了一层。里面全是那个男人。视角看来很怪,不自然,那男人倒是很自然。照片粘在本子上,每张下面都有大段笔记,有的写不下还另外附了纸。

“给我!”他惊得一抬头,司机一双圆眼正在后视镜里瞪着他。

“……给……”

麻溜儿合上,恭恭敬敬地递过去,司机已经靠边停了车。乘客不知道他停车是要干嘛,怯生生地在后排座盯着他,一动也不敢动。黄磊接过去,低头专心地翻找,两下,就找到了。他掐着本子,回过身举起来点着上面的两张照片给他看。

“看到了吗?这就是他在香坊,你看旁边那楼你熟不熟悉?那就是丽香家园。”

熟吗?这司机说的那栋楼只被拍到了一二楼,哪能看出来是个什么啊。倒是旁边的早餐铺子让他认出来这是他家附近。

他附和称是,黄磊又给他翻出更多那男人的照片,说这些都是在那边拍到的,都是在哪哪个胡同,哪哪条巷子,这一带简直比他这个住户都熟。

“那你到底想起来没有?你见没见过?”

“……大哥,我真没见过……我不一开始就说了吗……”

“靠。白费力气。”黄磊把它收起来顺手放到副驾座位上,继续开车。

“这个,大哥啊……”乘客看他面善,居然勇敢地开始闲聊来稳定他情绪,殊不知黄磊是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罪应该稳定情绪的是他这个小可怜。

“你找这人是谁啊?”

“我弟弟。”

“那,你都能拍到他,咋能找不到他呢?”

“照片不是我拍的,是别人碰到了拍给我的。我俩,失散四年了。四年里,就只有偶尔有照片。”黄磊说着早就说烂了的词,但还是想再说。“我一开始,只知道他还活着,看到照片就说明他到那个日期之前都活着。我不是哈尔滨人,也不会开车。我有了这车以后,就天天在路上逛,把这些路都淌熟了,一张照片一张照片地去找,看他到底去过哪儿。我已经找到不少了。”

最开始那张乘客还拿在手里,他低头看看,想不出怎么能找到这些地方。

“我每发现点什么,就在下面做点标记。他妈的这么多年除了照片什么都没有。”

“他知道你在找他吗?”

“他知道。”

“那他是故意躲着你了。”

“不可能。用不着。”

“那他为什么不出来见你,他找不到你吗?”

“我他妈哪知道!他找不到我?他都知道我住哪儿,写个信、露个面,很难吗?我哪知道为什么,等我找着他了,我就问问他,别的都无所谓,我就要问问他为什么跟我藏着。”

乘客不知该说什么,只让他自己慢慢消气。

这气都反反复复生了四年了,已经是来得快去得也快,黄磊又问他:“你听过黄渤吗?”

乘客摇摇头。

“算了。”

车又停了,在丽香家园。

“下去吧。”

乘客劫后余生般晕晕乎乎地下了车。

“哎!照片还我。”黄磊从车窗里探出半个身子。

“啊……啊,不好意思。还有车钱,车钱。”

黄磊完全不介意那个傻子把他当成疯子,他看着确实像个怪人,疯疯癫癫的,不过不重要。又白跑一单。他翻了翻,有几张照片都拍到了植物园,他把车在三合路上停好,守株待兔。

但一如既往是一场空等。他如是跑了几个地方,都没有任何收获,没有人能看出那马路牙子有什么胎记,告诉他那肯定是哪条街上的独一无二。黄渤曾被拍到在一家面馆吃面,他每次出车,都会去它的一家连锁店吃面,一家一家试,一家一家等,桌椅餐具食物都是一样的,这让他怎么找。

吃过晚饭,等到入夜。等他终于打算结束这一天、回到孙红雷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在他返程的路上,孙红雷放下手机,屏幕锁上之前,上面的画面即是车里的画面。

 


孙红雷扶额坐在餐桌旁,等他。黄磊数了数烟蒂的个数盘算着该说怎样的话。

“有点晚了吧。”

“是,待太久了,回来晚了。”不好意思,但这算个什么事儿。

“干嘛去了?”孙红雷抬眼看他,这意思就是我先礼后兵,你要是回答不好,翻脸就是分分钟的事。

“没干嘛,就是出去跑跑活儿,然后在车里坐了会。”孙红雷盯着他,眼中毫无波澜,半天没有说话。

“吃饭了吗?”

“你等我呢?”

“有点饿了,吃点宵夜再睡。来陪我吃点。你居然比我回来得还晚。”

看来是没事了,黄磊这才坐下。“对不起啊,没注意时间。快吃吧,要不我再热热?”

“不凉,我也才回来。”孙红雷把菜往黄磊面前挪挪,递给他一杯酒,示好地微笑:“陪我喝点。”

黄磊笑着接过来闻闻,澄黄的酒液散发着清甜,其中又有些特殊的味道。

“这什么酒啊?”

“高粱酒,别人送的。尝尝。”

一小口。

太辣了!他忍着才没有做出难看的表情。

“这都不是四十度啊,这得有六十度了!”

“呵,65度。”

“我先吃点饭……”

孙红雷好酒,什么都喝不忌讳不偏好;黄磊也好酒,却不喝烈酒,在孙红雷和烈酒碰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畏惧防范。孙红雷哄着他喝了才半两,黄磊觉得他的脑子已经麻木了,泡在酒里了。

当他晕得不行想告辞去睡的时候他才发现孙红雷早就停箸观察他。

他站起身,踏出一步却怎么也落不到实地上,又跌下去。一双手臂从腋下把他接住,后背贴上炽热的胸膛。

这样看来,口中淡淡的苦味,应该不是高粱的余味了。

“你……给我吃了什么?”

“你该休息一下了黄磊。你天天从早跑到晚,心力交瘁的这样不行。”孙红雷把他拖抱到床上,勉强把他抬上去。“说你你又不听,我也不想再跟你吵、再威胁你。吃点药好好睡一觉啊。”

黄磊听了,心跳得更慌乱,呼吸已经跟不上了,心一会儿像打鼓一样四下冲撞,一会儿又像停了一样令人窒息。他费力地抚住心口,断断续续的喘息从颤抖的唇间呼出。大事不好,他挣扎着想抓住孙红雷坐起来。

孙红雷有点慌了,意识到这已经超出了预期的效果了。

“药……心……”

孙红雷忙冲到门口,从黄磊外套里怀兜里翻出救心丸,回来倒出几颗喂给他。

黄磊含着,喘息颤抖渐渐平息。孙红雷站在床边不敢移开视线。一时间屋里满是药味。

“你傻啊……”孙红雷听到凑上前去。“你不知道,安眠药加酒,药效加倍吗。”心还是颤,黄磊捂着心闭目休息,多说几个字都费劲。

他怕药效差,还特意加了双倍的量。孙红雷尴尬地在床边蹲跪下来,“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我们都是这么吃的啊……对不起……”他撩起黄磊汗湿的额发,那人难得没有反感。

“我心脏……不太好,你知道……”

“是是,我没注意,以后不掺酒了。”

黄磊听了强睁开眼睛,“你就不应该给我下药!……你说,你要我干什么你说不就行了吗,你说让我吃,我还敢不吃吗……”

孙红雷的眼神一下垂下去,握起他无力的手说:“我就是想让你休息一下。我错了啊,别说了,睡吧。”

黄磊想这是因为孙红雷理亏,才能讨到他的道歉,但要是再说下去惹火了他,就又不知会怎么发泄在自己身上了。孙红雷帮他把衣服换了,也在他身边躺下。

“我看着你,看你晚上万一不舒服。”

“没事儿……”困意像房顶上厚重的积雪要把他压塌了,黄磊迷迷糊糊实在撑不住。

“不行,这我哪能放心啊。你说要是你睡死了,那我这么多年‘处心积虑’不全白废了。”处心积虑是他俩吵架的时候黄磊骂他的话,此时竟没有激出回应。

“黄磊?”他推推身边的人。

一动不动。

“黄磊?黄磊!”他大力推他,又想起他刚才浑身颤抖的样子,不敢再用猛力,他一下下拍打他的脸颊。

“嗯……诶呀,干嘛啊……”黄磊挤了挤眼睛也没能睁开一条缝。

长叹一口气:“啊……我还以为……没事儿了,是我傻了,睡吧。”

“傻了吧唧的……”黄磊咕哝道。他伸手往孙红雷脑袋上摸一把,“睡觉。”

孙红雷躺下把他轻轻搂住,怀里的身体还时不时微微打颤,他自责,又不明白,为什么总是做错。


————————————

都说了不想正经写的,只想写个故事一发完的啊……这样又要更到什么时候啊!!三个坑,不再开了,这两天让这篇搞得心痒手痒,马上要考试了实在不能再写,要控制,不要挂。等月末考完看看更哪篇吧,有可能是自救。

全文链接
 
 
 
评论(16)
 
 
热度(34)
 
上一篇
下一篇
© chan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