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壳。治疗期。
写的文都是因为有想说清的想法,所以可能不好吃,自娱自乐自恋,但有时候也中二玩梗。
期待评论胜过期待红心。感谢认真读的和有共鸣的伙伴🙏。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喜欢他们,安安静静地写。
 

【雷磊/渤磊】黄磊的猜想(二)

圣诞快乐!

我出关了!还有三科没考但总算熬过了连考。从现在起会恢复产出的。

这一更感觉根本已经算不上是bl同人了……就是个小说嘛。反正这个《猜想》就是想讲故事。写得很开心,看得也开心就更好啦。这章真的不腐,没有雷磊,没有渤磊,不好这口儿的不要看了会失望的。

信息量很大。不想浪费笔墨一点一点理出来,那样也没意思,所以都放在故事里了,看到就会想到的。话说这才是犯罪小说嘛。

志玲出场。

——————————

Part1

 

窈窕多姿的模特身材站到大街上,总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哪怕她只是随便穿了个T恤牛仔裤。林志玲在这里站了十多分钟了,太阳很晃眼,人群的目光更甚,她拿出墨镜遮住自己的倦容。

那辆计程车终于出现在眼前。

“不好意思,每次都让你等,其实我早就在附近了,但只能这样。”黄渤把空车的牌子扣下来,计价器的喇叭开始致欢迎辞,后视镜上挂着的平安牌荡来荡去。

“没关系,应该的啦。怎么最近只有你自己?”

“怎么,你还想那个大家伙?”

“说什么呢,我这不是怕你寂寞吗。”

黄渤翘起嘴角扬着头:“他升官了,我也升了,以后不用再受他气了。”

“那以后就你自己送了?那就很自由了。”

“就是,这多舒坦。给你。”

黄渤把兜里的信封递给她,她捏了捏,差不多。

“妞妞最近怎么样了?”

“不好,他不让我见她,但是又向我要,我也不敢给,也不敢不给,不知道是妞妞真的有这么大瘾还是他想自己吸。”

黄渤想,我也不知道你是给你前夫和孩子买的还是在编故事装可怜,是不是装得改邪归正了其实已经复吸。但他相信她不会的,她是个温柔的人。

“真是造孽。”她摸抚腕上的佛珠手串,指尖却还捏着那个信封。

“哎!不说这些,你现在不也挺好的,踏踏实实,自由自在。每天打扮打扮往店里一坐,卖两件衣服,不想干的时候把门一关就出去玩去。哪像我啊,天天跑。”

“很辛苦的!你以为只要美美坐着吗,每周订货上货,每天盘点结算,一个人哪忙得过来。”志玲往后一靠,侧过头看着黄渤,“一个人真没意思,要是有人帮忙就好了,都能活得轻松点。”

黄渤又接不住了,不好意思地说:“要不前边放你下去吧,你要是着急的话。因为还要接两个人,约了时间的,送你到店里再回来就来不及了。你要是不急,我就先去接了他俩然后再送你。”

志玲有些尴尬,低了头说没事,去接吧。她从包里翻出一卷钱,数出一沓给他。

“车钱。”

二人相笑,黄渤把钱收进了口袋。




Part2

 

黄磊醒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出车去转了一圈吃了个面,停在桥头翻看照片。他的照片里很少有带时间的,大部分都只能根据孙红雷给他的日子往前推算。比如,给他的当天是阴天,而照片里是晴天,他就要看看最近哪天是晴天,再在本子上记下来。最好的是照片上有路牌,甚至有门牌号,他总能挨家找过去问问,可是这样的照片少之又少,而能记住这张脸的人更是一个也没有。哈尔滨有一千万人口,黄渤活着,在这座城市里到处流窜,黄磊也到处流窜地找他,却一点影子也抓不住,他只活跃在他的照片里,像个幽灵。

黄磊合上本子收进椅背后面,桥上有两个身影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一胖一瘦,灰头土脸的,各背了一个军绿的大帆布口袋。他看见他们四下张望,不时向他投来目光。他缓缓向前提了两米,那两个人就蠢蠢欲动地向他靠了两步,他打舵上桥停在两人跟前。

“要车吗?”

一个胖的憨憨的,凑上来,怯生生地打量了他两眼,后面跟着个瘦的,圆脑袋卡尺头,像个猴儿一样抓耳挠腮看着胖子。

胖子弓腰笑脸儿点点头:“哎。”猴儿就笑开了,把背包甩进了后排座。

刚下桥,黄磊问他俩去哪,胖子又疑惑了,犹豫地反问:“您还不知道我们去哪儿吗?”

“啊?我哪知道你去哪儿啊?”

胖子觉得不对,回头想跟瘦子交换眼神,结果看到这货还傻笑着,冲司机大喊:

“我们去呼兰孟家乡前房身村!”

“好。”

胖子瞪他一下,捂着肚子没力气骂,他脸色煞白满头虚汗。

车开出去快两个街区,胖子坐不住了,带着十足的歉意叫黄磊停了车。

胖子说不去了,麻烦开回去吧,送他们回桥上。黄磊不解。再问,瘦子直喊“大哥我们是等人的,不是打车。”胖子吓得忙说那就在这儿下吧,给你钱。

黄磊看着他,跟孙红雷在一起这么久,他明白了很多那个圈子里的道理,有一条就是,有些事情你宁愿不要搞明白。

“好吧。”

胖子给他找钱,递过去的时候黄磊也递给他一张纸。

接过来一看是一张照片。

“不要你钱了。来看看,认识吗?”

胖子愣了,抬头看他,说不出话。

黄磊本来只是走程序,这时也愣住了,睁大眼睛盯着他。

瘦子这时已经下了车,抓着背包站在车门边上,奇怪胖子干嘛还不下来。

“你认识他?”

胖子低头看看照片,小三角眼瘪嘴,就是他,跟他衣兜里那张照片上的人一个样。他右手悄悄移向背包底部,慢慢拉开拉链把手指探进去。

“嗯。”

黄磊惊异,两人同时叫瘦子回来。他接着往那个目的地开。眼前的街道晃过去,黄磊却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失明失聪,紧张得手指冰凉。轻轻的一个“嗯”,好像把他的世界都炸了。

 

 

 

Part3

 

黄渤在桥上没见到有那两个人,手里的照片都让他看烂了,来来往往的行人也没有疑似对象。一胖一瘦,一个憨傻,一个贼精。他们等了快两个小时,黄渤对志玲更有歉意了。

黄渤下车去找了一大圈,回来的时候林志玲正放下电话,探身问他:“找到了吗?

黄渤摇摇头:“真是对不起啊,让你陪我等这么久。”

“没事儿,反正我也闲着。

“这多不好啊,耽误你做生意了。”

“那你要怎么补偿我啊?”志玲调笑。

黄渤一时语塞。

“你晚上吃完饭再帮我取趟货吧,我订的衣服可以取了。”

“嘿嘿,好说。”

“那现在还等吗?要不要去我那坐坐?”

“……我问问吧。”

电话那头批准他收车了。他向她笑笑:“收工啦!”既然上面都说了不等了,这人到底为什么没有来就不用他操心了。

“我收工了,你倒是开工了。”

志玲微笑,心想,你不知道,我也是收工了。

转下桥,开上快速路,今天可以提早收工不用大老远跑去呼兰农村,黄渤很是轻快。可是突然前车急停,他车速太快没停住“哐”一声顶了上去。

黄渤抬起头,第一反应是看到前车后备箱里装满了东西,挡住了司机的视线。他看志玲没事,立即钻到后排座,并示意她赶紧坐到主驾驶。

“你开的车。”他握住她的手捏了一下。

她似懂,点了头,进入角色开门走出去。

对方的副驾有些轻伤,司机很生气,要叫警察。

那就叫吧,黄渤不担心,反正车是她开的,他的车上也从来不会载多余的货,警察顶多是把车收走又不会搜身。

他们被带到了警局,一群警察正边穿戴着边风风火火地冲出来。

“警车准备,地点呼兰郝家屯西大路!”

黄渤和林志玲相互看了一眼,谁也没有说一句话。

 

 

 

Part4

 

“那你们认识他?”

“认得。”

“怎么认识的?”

“……那又不认得。”

“……”

“我们只是知道他长啥样,朋友介绍过来找他的,介绍工作。”胖子努力堆笑,却只能更显病痛虚弱。黄磊问他,他说肠胃不舒服,绞痛眩晕。他减速,翻出药来递过去,胖子推却不过,干吞了下去。

“吃了药过一会儿就好了,十多分钟就见效。你俩叫啥啊?”

“我叫裘水天,他叫裘火贵!”瘦子开口了,嗓音响亮,一鸣惊人。

裘火贵偎在靠背上白了他一眼。

“还真是水火不容啊。”

“啥?”

“啥?你是水,我是火,大哥,你克我!”

逗得黄磊哈哈大笑,“你俩这名儿跟哥俩似的,但是一个四川的,一个河南的,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裘火贵尴尬地变了脸色,黄磊立马意识到说错话了,窗外已经是荒无人烟的野地,眼前是一望无尽的公路。

黄磊抓紧方向盘,往后视镜里瞟,撞上裘火贵凶狠的眼神。

黄磊装不住了,眼睛流露出惊慌,他看看路,看看裘水天又看看裘火贵,手心有些打滑,他想把手抽回来,刚一动,裘火贵的刀就从背包底下抽出来架到了他脖子上。他急刹车,刀刃勒到皮肤,生死只在几毫米。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说,你是不是警察!”

一旁的裘水天扯着他问,“大哥,你干啥呀,他咋会是警察咧?”

“你妈个傻,车上万一有窃听器咋办,让你他妈嘴欠。”

黄磊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威胁是怎么回事,他盯着后视镜里那把刀那双眼,一动不敢动。

“你是不是警察,抓了他,又想抓我们,还想顺藤摸瓜让我俩带你们摸去他老家是不是!”

“谁!你说抓了谁?”

“那男人。”

黄磊才明白原来他们误会他是警察,连忙说不是,只是在找黄渤。

“不信你看我后边有个本子,里面全是他,我一直在找他。”

裘水天拿出来,“确实是他,全是他!你看看!”

裘火贵偏头看了,又盯了他半天。他勒紧了刀咬着牙警告他:“你把我们带过去,多余的话你要是敢说一个字!”

黄磊摇不了头,瞪圆眼睛向他保证。

裘火贵坐回去。他脱力地卧在座位里拿过笔记本翻看,黄磊趁机把左手收回来,伸进口袋里去摸手机。一只手猛地揪住他右肩。

“大哥!”

裘水天揪着他,像只机警敏捷的猎犬在向主人邀功。刀又从另一侧伸过来,这一次抵着他的腰眼,隔着单薄的布料他感到锐利的刀尖把软肉戳进去半寸深。

“手机给我。你要晓得,你乱搞的话我俩现在就给你宰了扔这儿。”

于是手机被没收了。

裘火贵躺回去,脸色更差,满头冷汗,抖着手把刀递给裘水天,“你看着他。”

裘水天尽职尽责地看着他,黄磊稍微一偏头就能看见刀尖悬在他肩上,尖锐、冰冷、刺眼。

冷静,他也是跟在孙红雷身边见过大场面的,两个小混混拿把刀就收拾不了了?他继续在荒野中前行,等候时机。他的左手从交完手机以后就一直留在身侧,准备执行第二套方案。

裘火贵发出痛苦的呻吟。

“大哥!大哥!”裘水天转过身去叫他,发现他已经几乎昏迷了,裘水天放下刀想晃醒他。

黄磊立刻抠出一直藏在座垫侧面的左轮,一个急刹车,抢在裘水天抄起刀之前猛地翻身对准了他。

“啊!”瘦猴吓得从座位上窜起来。裘火贵迷迷糊糊睁开眼撑起身子,就看见自己兄弟被枪指着,刚刚被他们劫持的司机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

“下车。”两个人谁也没有动。

“下车!”

裘水天往后缩缩,裘火贵坐起来,气焰全消,虚软无力地拄着瘦子的腿凑上来:

“大哥,我们也不想这样,你就把我们送到地方,行吗?

“我们把刀扔了,你也把枪扔了吧,回头你再来取嘛,咱们好好说。

“你这荒郊野岭的我们下了车难道要走过去吗?这不行的呀,再不到就要没命咯!我他妈就挣这三万块钱,出来几年了,一分钱也没得,就他妈三万块钱要了命咯!”说着就要哭起来。

裘水天插话了:“大哥那人不是说了吗,最多两天,这都第三天了,再不弄出来我都要憋炸了。”裘火贵立刻搥他,用眼睛剜他,这张贱嘴啊。

黄磊看他到底还是要呲牙的,咬定了要他们下车。裘水天看看大哥,把东西一股脑塞进包里下了车。裘火贵也勉强爬了下去。

黄磊绝尘而去。后视镜中裘火贵晕倒在地,也被黄沙腾起而掩盖了。

 

 

 

Part5

 

黄磊回去就报了警,他在距警局一个路口前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停下,蹲在地上把枪塞回座垫的海绵里,那里挖空了一块,用来放这只小左轮,然后再把椅套盖回去。当初孙红雷送他的时候他极力反对,没想到有一天真的派上用场了。他理了理思路,对着镜子抹了把脸,锁好车走向警局。

他跟警察说了,他们很重视,几个人把他围住迅速把重要信息都整理出来,然后立即出警。只是黄磊隐去了黄渤、那把枪和具体的地点,他说他是夺了刀逃回来的,而且只说他们要去呼兰孟家乡,连在哪个村子都没说。因为他担心那里会与孙红雷有关,道上的人多少都互相牵扯,万一惹了麻烦,或者让孙红雷知道他遇上了这事儿,他以后就别想再单独出来了。

他们都呼啦啦散了,叫他休息一会,然后也把他送了出去,他一个人走在警局的长廊,周围的人都夹着文件穿梭于各个科室,说着这个在快速路追尾了那个破了相之类的,他一身的汗,让冷气吹得抖了抖,想想还是回去找红雷吧。


——————————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打tag……

全文链接
 
 
 
评论(12)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chan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