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壳。治疗期。
写的文都是因为有想说清的想法,所以可能不好吃,自娱自乐自恋,但有时候也中二玩梗。
期待评论胜过期待红心。感谢认真读的和有共鸣的伙伴🙏。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喜欢他们,安安静静地写。
 

【顾罗/雷磊】自救(六)叶公好龙

时隔一个月终于更自救了……这篇还比较短,本来这段比较长,就分成两章来写了。文风依旧~
应该甜吧(?)。
感谢我的大竹子 @个个哒 !~~~~你想看什么就说,我都愿意给你写~~你画得真的超好超还原我的想象,而且更可爱~~


———————————— 
六、叶公好龙

 
上次那个偷到的吻给我无限回味。
其实也算不上是个吻,不过就是碰了一下。可是我总是停下来,看着剧本里那两个孩子小心地探索,回想我当时的心情。灯光昏暗,更被我挡在身后,他的脸就在眼前,距离近到让我对不上焦。他睡得踏实,眼皮轻阖着,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呼吸间他的鼻息就落在我的唇上,让我险些失衡。这一刻的罗书全是这样的陌生,竟像是初次见面。有一瞬间,我不怕他突然醒来无法解释,却不管不顾地希望能在这里多停一会。我会再向下探几毫米,绝对是迷了心,失了神。
我为什么会亲下去?到底是什么心理驱动我去对他下口呢?
好在我的剧本不需要我想得这么清楚。制片人说不要太过,像台湾小清新文艺片那样就好,在此基础上适当深化讨论。既然如此,我费那么多脑子反而会影响写作。不如花心思好好感受那遮着一层窗户纸的悸动。
可谁能不去想呢?桐油刷的窗户纸透出窗里的身姿,影影绰绰,朦朦胧胧。可看来看去也看不清,还是得回来写剧本。
说起来这个活儿还是莫小闵帮我联系的,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偶尔碰巧都寂寞到深处,也会一起深聊。那个制片想泡她很久了,又不知道我俩的关系,所以对我也多有优惠,时间和报酬都给得很充裕。
所以剧本写了四集,我和罗书全过上了同居的小日子。一开始他只是偶尔留宿,后来不用我问就住下来了。有一个人每天都睡在你身边,一开始不适应,久了,感觉还蛮好的。我才不是那种孤独久了就拒绝温暖的人。
 
 
我把大纲和前四集发过去,躺在沙发上发呆。这么好的天儿不虚度真是可惜了。
“好无聊啊。
“好无聊啊,书全。
“书全?全儿?全全啊。”
“干嘛啊?”
我想了想,“不干嘛,没事儿。”
“你有病啊。”
我接着叫他,他着急:“你别缠我啊,你是完活了,我这还紧赶慢赶着呢。”
交完稿子以后我分外轻松欣喜,看着他还艰苦奋斗就更开心了。
“书全儿啊,你给我讲个故事呗。”
“我给你讲个屁。”
“那我给你讲一个吧。从前呢,有个人叫顾小白,这天阳光很好,他早上干完了活,躺在沙发上晒太阳,看着他的好朋友罗书全辛苦工作,他特别开心,他跟罗书全一起分享喜悦……”
“可是罗书全没理他,他很奇怪,走过去一看,发现罗书全已经被气死了。你知道气死人是可以获刑的吗?”
瞧他气鼓鼓的样子,准是碰到什么棘手的问题了。我拿起咖啡抿了一口,迎着阳光看空气中的微尘升腾飘落。我看了一会儿,感觉自己也轻飘飘地跟它们一起在温暖的阳光中摇晃。
“书全啊。”
“又怎么啦?”
“我想你了。”
他好像向我转过来,“想什么啊,我不就在这儿吗?”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说,可说出来以后又觉得不是很确切。他就在眼前,天天见,有什么好想的。可我还是想开口叫他,一开口,就又变成了:“我想你了。”
我趴到沙发背上看他,他不那么苦大仇深了。
“哎哎哎。”
他转头看我,愣头愣脑的特别可爱。我嘟起嘴给他一个飞吻。他立马羞得转过头去作出恶心的表情。这更激起了我的玩心。我又叫他:
“哎哎,哎,书全书全。”
他又看我,我再嬉皮笑脸地飞吻,另附赠一个媚眼。看着他羞臊又厌烦又拿我没辙的样子我哈哈哈笑出了声。
如是反复几次,他终于放下工作向我走过来。他居高临下地警告我,撩欠儿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腾一下站起来立马在身高上压倒他,“哎哟,那你还能吃了我吗?你有本事亲我啊。嘞啊嘞啊。”我把脸凑给他。
他一脸嫌弃地白了我进了厕所,我也跟进去继续耀武扬威。
“不是,我上厕所你也跟进来干嘛呀?”
“么么。”
“哎哟恶心死了。你怎么这么腻歪啊。”
我什么也不说,就噘着嘴恶心他,看着他皱着张脸又有点羞涩的样子就特好玩。厕所里站两个男人有点挤,尤其他那么胖我这么壮,我往他身上靠,他躲着我就被逼到了墙根。我一下比一下近,嘴都快贴上他肉肉的脸颊了。



“那你就在这儿看着?行,看咱俩谁恶心得过谁啊。”他解了裤子,我岿然不动。
他把拉链拉开,手指插入腰间把外裤一点一点往下拉,我岿然不动,还又挑衅地飞了一吻。
他一点一点拉下去,上衣卷起来,已经露出了小腹和髋部骨盘。
正在我要喊停的时候他一把捞起把裤腰攥紧,告饶地把我推出去。“行了行了还是你厉害行吧……”
“我等你出来啊全全。么么。”
我重新躺在沙发上,突然觉得自己就跟发春一样,胸中饱胀而得不到宣泄。我又想起我鬼使神差的那个吻。
我的唇悬在他的唇上的时候,就是那一个瞬间,我心中的紧张、焦虑、冲动,一下消失了,我的心很久没有过这种平静,全世界好像也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呼吸。我感激能偶然重获这种神奇体验。可代价就是我在其后的几周里都在思索困惑。到底是为什么?
他出来了,警惕地看着我,我与他对视,好像想要从里到外地把他解剖。
“干嘛?”
“不干嘛。你先工作。”
他回到桌前,还不安地回头看我。
“做完了叫我。”
“好。”
 
 
我的思绪跟灰尘一起轻盈飘摇,不知时间流逝。他拍拍我,让我把地方让给他。我把下半身挪下去耷拉在地上,他也就靠着我躺在半张沙发上,头枕着我的腰。
“我完事儿了。”
“嗯。”
他等着我说话。我看不见他,伸手下去摸摸他的脸,他的头蹭的我腰间痒痒的。
“我想亲你。”
“啊?”
“对!”我推着他坐起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我眼中的坚定。
“你想,什么,我,你,亲……啊!”
“我想亲你。可以吗?”
他跳下去,跟我拉开距离。他惊呆了,那表情不是害羞,我稍微一靠向他他就紧着往后退。我没想到会是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你你你,你等会。”
“怎么了?”
“……是我没有get到笑点吗?”
“笑什么点啊,我说真的。”
他盯着我,大眼睛里全是疑惑,我也一样,明明他是喜欢我的,可为什么好像不想?难道说一要到手就怂了?可是这话我怎么好问他。
“亲,亲什么亲,你不会真拿我当你女朋友了吧。”
“我们不是说好了试试吗。你忘了我们怎么说的?”
“是,试试,走到哪儿算哪儿。”
“那你走到这儿了吗?”
他低下头不说话。
我靠近他,手搭在他胳膊上。
“你不会是叶公好龙吧。”
他顿了一下,猛地抬头看进我眼睛里,他眼中一瞬间变幻旖旎。然后他缓缓开口,却字字有力地说:“不是。”
我有些失了兴致了,但还是靠得更近,捧起他的头,他目光低垂,我慢慢寻下去。
可是他又把我推开了。
“不行。小白。”他不看我,想了想摇了摇头。“不行。”
难道他对我不是那种意思,是我误会了?可是……还是我唐突了,太轻浮了,让他觉得我在戏弄他?
他把我的手握住,我感觉得到他在费力地控制力度,他再抬起头,眼底泛着一圈水光。
“这种事儿没法玩玩儿。我不行……我不会,我玩不了。”
我胸口胀得有些痛了,满满的要顶出来。
“我也不是玩。”我望着他,用我望过无数姑娘的深情目光,这种目光我从未给过他。
“真的吗?小白我真的不是玩,你要试试我陪你试,但是咱们说清楚了……”
“我真是真的。我们不是要顺着心意走吗?”
他还在考虑。
“你怕什么?你是怕我还是怕你自己?我不会骗你的,你呢?”
他眼中晃过一丝极亮的光芒。我满心的情意再也装不下,终于翻腾涌出:
“书全,我喜欢你。”
他呆呆地看着我,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了。我一手捧着脸一手托住后脑把他轻轻拉过来,倾身将唇覆在他的唇上。
我闭上眼,完全放松,柔软的唇瓣贴在一起,干燥、温暖。我们交换呼吸,我的手离开他的脸颊,搂着他,抚在他腰背上。
相拥了一会儿,那双唇抽动两下,有些紧绷,随之有两滴温热润湿了我们贴合的嘴唇。我睁开眼睛,眼眶有些发酸,他再也克制不住瘪嘴大哭,泪珠不断地从眼中滚落,吧嗒吧嗒砸下来。
我连忙一把把他抱进怀里,把他的头按在我肩上。我抚摸他的后脑勺、他的后背,轻声哄着他,却听见耳边越来越厉害的抽泣。
“怎么了怎么了全全啊?”
“……小白……”他从我怀里撑起来,依然低着头不看我。
“我……也喜欢你……”他泣不成声。
我抱着他,轻轻摇晃,等他渐渐停下来,趴在我肩上休息。胸口的闷和胀是找到了出口泄了洪,可是好像又有些别的东西压了过来。罗书全的眼泪砸在我身上,让我好像从头顶淋了一场冰雨。亲我也亲了,抱也抱了,我还想要什么呢?我现在,是在怕什么呢?
该不会我也是叶公好龙吧。
 

全文链接
 
 
 
评论(51)
 
 
热度(56)
 
上一篇
下一篇
© chance|Powered by LOFTER